莳蒲杂记

莳蒲杂记

也来凑凑热闹。既然是杂记,当然就没有固定主题。希望多与箫有关但也不必拘泥于此。偶尔发发牢骚,或者用不雅的话说装B,也没有什么不可。 本想发到(天南地北)版,总觉得灌水技术有限,心里发虚,就落魄于此。
本版曰日记, 我能平均到月记就不错了。看这里的贴子,多在这个频率,最起吗长期是这样的。

在这里,我想分享一个著名小号手Dizzy Gillespie的段子。他曾说:Some days you get up and put the horn to your chops and it sounds pretty good and you win, some days you try and nothing works and the horn wins. This goes on and on and then you die and the horn wins. (有些日子,你把喇叭放到嘴上,声音不错,你赢了。又有些日子,不管你怎么折腾,声音都很难听,喇叭赢了。如此周而复始。到你归天西去,喇叭又赢了。)

吹箫又何常不如此。
气与器

怎么吹好箫,无非是气与器的问题。箫本身归于器,应该争议不大。而身体各部,耳,口,胸,腹,手, 怎么归属,就不那么简单了。当然还有控制一切的大脑小脑。暂且都归于气。有些牵强,但也无可耐何。比如手,一般情况下,因与气息的配合,归于气无可厚非。可假如你只有三只手指呢(我邻居右手就这样)?这似乎又归器了。

气与器,哪个更重要?
这似乎是个永恒的话题。人多各持己見,莫衷一是。
其实这也符合短板理论。哪个最差,哪个就最重要,就起决定性作用。

某位所谓大师的箫,大家认为很不错的。挂到墙上,摆到桌上,你还是听不到声音。于是,气更重要。
也是这位大师,给他个吹火棍,要他吹出那“阳关三叠”, 又会如何?于是,器更重要。

哪个更差哪个就更重要。
本帖最后由 dandelionfarmer 于 2017-11-24 11:48 编辑


这里也有狭义与广义之分。
狭义来说,人言十聋九哑。实际上是十聋十哑。即使那些聋哑学校出来的,能讲一些东西,也极难口齿清楚。为什么?因为没有反馈,无法随时纠正提高。从聋哑学校出来之后,往往讲的越来越差,而非越来越好,与一般人学话正好相反。
你吹箫,能辨出不同音色,不同音准,就有了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然后才会去追求“好”音色“好”音准。再进一步是能让不同的音色与音准召之即来,心有所动而已。这时候“好”的定义已经不同了。当然,这时候也牵涉到了嘴的范畴了。
不幸的是,我们的耳朵是会变的,特别是象我这种有过敏症的人,或者人患感冒的时候。这时候,你中耳经常充满粘液,听到的声音音色是经过特殊过滤的。 这种时候,不但你自己觉的你吹得难听,别人觉得你吹的更难听。为什么,反馈错误啊。
英文里有句话说:He’s got a tin ear. (有个锡耳朵)我们讲,就是五音不全的意思。 当然这五音不全是因为那锡耳朵听不出区别呀。
广义的耳,就包括了你对整个音乐的敏感和理解。英文里在说某人有音乐天分会讲:She’s got an ear for music. 就是这个意思。不幸的是,我们大多数人是没有这种耳朵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自娱自乐。我们耳朵不行,想象力不差吧。

上百度查一下关于耳返的讨论应是很有意思的。

这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我们都有听自己录音而觉得不是自己声音的经历,那是因为我们平时听到自己声音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身体(骨肉)直接到耳朵的,而录音是通过空气传播的。我在想这是否意味着那些会唱歌的人听自己的声音更接近录音(别人听),而那些五音不全者自己听到的声音与别人听到区别很大。当然,吹奏乐器的声音主要凭空气传播,但耳朵的重要性还是不言而喻的。
回复 1# dandelionfarmer


    这个说法还真有趣,不过细细想来确实如此。
死灰复燃?凤凰涅磐?还是借尸还魂?
新沂南京网赚